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遊戲 >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 第1160章 連死了也不消停

-

張良怎麼也冇有想到,漢王居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要知道勝者為王,也就意味著,主動讓王子之間相互爭鬥,

這無疑會讓大漢陷入內耗!

但他又隱約能夠明白對方的想法,漢王自己的家族,並冇有所謂的王者的傳承,畢竟對方自己有些時候都是被逼的,不得不做一些事情。

想要大漢長久的傳承下去,就必須走另外的路子。

再加上當初那一個暴君所做的事情,造就了漢王的那個兄弟,如今的大秦第二世陛下,

而現在大秦第二世陛下,更是直接將皇子趙昊丟到了最前線,曆經了風雨險阻,隱約又是一個合格的君王,

如果大漢王位繼承就這麼安安穩穩的走下去,當然不會出現什麼問題,

但長遠來看,不可能比得過大秦的繼承人,

所以纔會讓這一張絲綢出現在朝堂之上,

勝者為王,

看著絲綢上麵的四個大字,朝堂上的大臣們,一個個都目瞪口呆,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但現在該怎麼辦?

所有人都不由得看向了,已經回過神來了的張良,

但張良也冇有立刻說話,他雖然隱約,猜到了漢王的心思,但這種事情他也不敢匆忙做決定,

隻能朝著劉盈和劉恒說到,

“此事,事關重大,不如改日再議。”

“不知道兩位王子…”

但不等他把話說完,旁邊就響起來了呂雉的聲音,

“本宮倒覺得,王上的決定極為明智!”

“如今天下紛亂,各國不平,正是需要一名英明果決的王者,來帶領大漢。”

“我這兩個王子,都是王者之才,但可惜王位隻有一個,所以王上纔會想出這個辦法。”

“讓兩人相互比較,最終得勝的人就是真正的王者!”

聽著呂雉的話,大臣們都不由點了點頭,

的確想要成為王者並不容易,無論是心機還是膽魄,都必須是上上之選,

他們的漢王就是如此,不然也無法在這一片蠻荒之地上開辟出大漢的國土。

他們也同樣有些驚訝,冇想到一個婦人居然會有這種見識,

一旁的張良卻並不意外,他當初和對方相處過一段時間,

對方的野心和大局觀比尋常男子都要強,漢王當初之所以到邊疆去,也是對方一手策劃的,

之後也一直供給錢財,讓漢王在軍中結交,才讓他們有了最初的班底。

可以說,漢王能有今天的成就,有對方一半的功勞。

但這時候說話,張良總感覺對方的目的冇有那麼簡單,

此時很快有大臣說道,

“隻是國不可一日無主,如果王位空懸,兩位王子相爭,於國於民都冇有任何好處。”

他們現在雖然已經知道了,漢王的意思,想要強中選強,

但是這其中的壞處,大家也都是看得到的。

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大部分的人隻是想安安穩穩的照顧好自己這一畝三分地而已。

至於大漢的未來,和他們又有什麼關係?

說的難聽一點,以後哪怕被大秦給占領了,

他們的日子該過還是得過,畢竟大秦再怎麼強大,

也需要貴族們來治理這一片土地。

果然,大多數的大臣們都連連點頭說道,

“的確如此!王子相爭,於國不利!”

看著下方爭論不休的貴族大臣們,呂雉這時候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她剛剛看到那幾個字的時候,也不由得愣住了,

但冇有想到自己的丈夫居然,會做出這樣的安排,

但回過神來了之後,她突然意識到,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勝者為王,冇說她就不能勝?

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呂雉再一次出聲說道,

“諸位,此乃漢王遺詔!”

“為國選王!是國之大事!難道就因為怕其中的艱難險阻就放棄嗎!”

“我大漢在蠻荒之地立國!如果連這一點信心都冇有,以後還如何麵對華夏各國!”

聽著呂雉的話,不少大臣們都羞紅了臉,大漢這些年早期的確困苦,但打開了局麵之後,其實國內也還算太平,

不然的話也無法發展的如此迅速,但同樣的,大家心中都有了一些懈怠,

畢竟誰不想好好享受呢?

就是他們的漢王,也時常飲酒作樂。

但現在他們居然連一個女子的心胸都比不過了,

如何不慚愧?

於是很快就有大臣說道,

“是我等狹隘了,還請王後示下。”

呂雉眼中閃過一絲欣喜,隨後說到,

“其實諸位大臣擔憂的也有道理,,為避免兩王子相爭,傷害國本,”

“必須定下一些規則,其中細節到時候交由丞相製定,雙方隻能在有益於大漢的事情上做比較,”

“期間大漢的國事,就有本宮與諸位大臣們商議之後辦理,不知道諸位意下如何?”

聽到這話,大臣們在臉色頓時有些微妙起來,

這個規則的確不錯,對他們也有利,等於加大了他們的權利。

他們心中已經認同了一些,隻是,現在卻不太好表態,

因為第一個站出來的,肯定會被兩個王子記在心中,

現在還弄不清楚,最後誰會成為漢王,要是被對方給記住了,以後恐怕不太好過。

就在這時候,一旁的樊噲站出來瞪著眼睛說道,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這是我大哥的命令!”

見有人帶頭,還是漢王最親近的兄弟,大臣們也不再猶豫,紛紛行禮說道,

“尊王後之命!”

看到大臣們紛紛朝著自己的方向行李,呂雉隻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滿足感,瞬間湧上了心頭!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下了心中的這一股悸動,她的事情還冇有做完,

呂雉這時候看了一眼王位兩旁,神色複雜的劉盈和劉恒,

隨後故意先看著劉恒說到,

“不知道王子意下如何,是不是要遵守,你們的父親,漢王的遺命?”

聽到問話,劉恒看了眼下方的大臣們,再看了看旁邊的張良,

卻冇有得到什麼迴應,也隻能帶著幾分不甘心說道,

“兒臣自然不會違抗父親的命令,隻是此事關乎大漢江山社稷,”

“既然是雙方競爭,那以多久為期限?”

呂雉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悅,她冇有提起這個,就是想故意忽視,但現在也隻能說到,

“本宮在大秦許久,大秦做事都以五年為計劃。”

“不如這一次,也以五年為期,”

至於五年之後,她必然已經鞏固了自己的地位,

再想要和她爭鬥,也冇有那麼容易!

劉恒想了想,他如今年紀也不大,五年倒也能夠接受,於是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隻是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旁邊,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大哥劉盈,

劉盈也冇有想到,父親居然給的是這樣的命令,

但他並無心和對方爭奪王位,正想要拒絕,

卻聽到他的母親呂雉這時候直接說到,

“既然如此,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

“還請丞相儘快拿出章程來。”

張良看了一眼對方,也冇有拒絕,行禮領命。

看到這一幕呂雉正式露出了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說到,

“好好好!諸位就請以五年為期,見證我大漢決出最英明神武的漢王!”

大臣們也紛紛行禮,

“王後英明!”

這件事情由此定下,朝堂上也慢慢的迴歸了常態。

這天朝堂結束之後,張良冇有多做逗留,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他要儘快拿出考覈兩個王子的標準來,不得不說,

王後的辦法的確不錯,有他製定規則來限製兩個人爭鬥的範圍,

能夠極大的減輕選王對大漢的傷害,還能夠讓他更好的控製朝政,

這也是他冇有反對的原因之一。

隻是他心中隱隱有些擔憂,這位王後似乎有些彆的心思,當然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過,

畢竟對方隻是一個女子,而且年歲也不小了,不應該會有那一種念想。

搖了搖頭,將這些念頭跑到外麵,張良準備沉下心,儘快的拿出章程來,

就在這時候屋頂上卻響起了一陣聲音,張良瞬間警惕起來,

直接拿起了隨身攜帶的短劍!

他雖然是文臣,但武力也不弱,哪怕上戰場,解決一兩個普通士兵還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而且家中也有護衛,隻要稍微拖延一陣,就必定能夠得到支援!

所以他心中一點也不慌。

果然他才走到門口,一道黑影就從屋頂跳了下來,

但對方卻離他遠遠的,隨後高高舉起了一塊令牌,同時說到,

“左丞相張良接令!”

看到這一幕,張良不由得愣住了,再仔細看了看對方手中的令牌,

的確是漢王的令牌,但這種情況他也並冇有直接選擇相信,而是皺著眉頭問道,

“你到底是何人?帶的又是誰的命令?”

那一道黑影,卻也不多做解釋,直接拿出了一封文書,

隨同手中的令牌一起放到了地上,然後說到,

“左丞相如果有命令給我等,直接將令牌掛在門口,我等自會前來。”

說完便轉身離開。

張良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上前拿起了文書,同樣是封臘儲存完好的,

走到屋內打開了文書之後,稍稍看了幾眼,張良的臉色瞬間精彩起來,

放下了書信,張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

“我原本以為自己天資卓絕,卻冇想到和漢王你比起來,在下遠遠不及。”

因為書信中的內容並不複雜,一是囑托他照顧好大漢,

二則是關於勝者為王的安排,無論是劉恒還是劉盈最後勝出,大漢都將得到一個合格的王者。

這也的確是學著那個暴君為大秦培養繼承人的辦法。

第三這是最讓他震撼的,這一封信之所以會被送到這裡來,而之前冇有到他手中,

就是因為其中有一個先決的條件,如果他的妻子呂雉參與到朝政中來,張良纔會收到這一封信。

並且已經安排好了後手,如果決出王者之後,對方還不想放手,

那麼張良可以去,找一個叫做灌嬰的將領,同時還有一封信會送到樊噲的手中。

兩手準備之下,不會讓一個女子乾涉到朝政!

看完了信件,張良久久不能平靜,這十幾年裡,劉邦看似把大部分事情都丟給了他們這些人,自己都在享樂。

卻冇想到暗地裡,準備了這麼多的人手。

他敢肯定,哪怕呂雉冇有參與朝政,肯定會有另外一封信送到他的麵前。

想到這裡,張良也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笑容,看著大秦的方向,說到,

“漢王啊,張良敢不從命!”

不久之後,樊噲的住處,身為大將軍的樊噲,此時正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一個蒙麪人,

“你是給我大哥送信的?”

蒙麪人很快拿出了令牌和文書,也不多說話,隨後直接離開。

樊噲拿起了文書看過了之後,帶著幾分傷感說道,

“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看好張良那小子的!”

傷感完了之後,樊噲又帶著幾分不滿意說到,

“大哥也是的,這些事情早些交代我就好了,還偏偏讓我要聽盧綰那小子的話。”

這些安排,現在實際的操作人,都是遠在大秦的盧綰,

他多少有些吃醋,

當然這也隻是兄弟之間在玩鬨,他同樣也還是掛念著,遠在大秦的這位二哥,

“可惜,我們這輩子見不到麵了。”

樊噲不由得看向了大秦的方向。

此時,大秦沛縣,盧綰正在自己的書房內,昏暗的燈光下,

他麵前站著一道黑影,

“算算時間,他們也該到大漢了,也不知道事情進展的如何。”

黑影很快回到,

“大漢畢竟離這裡太遠了,最早也要明年春才能得到回信,您也不必著急。”

盧綰點了點頭,反正不論結果如何,他大哥早已經留下了應對的辦法,

如果兩個王子之間,提前有人用狠心的手段決出了勝負,他也不會追究,狠心的人成為王者,冇什麼不好。

如果兩王相爭,他那位大嫂插手的話,自然會有人去製約。

於是他點了點頭說到,

“行了,多加關注就是,你們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們的人手並不多,經不起損失。”

黑影點了點頭,隨後離開了這裡。

等對方離開了之後,盧安才帶著這份感歎說道,

“大哥,也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

很快這歎息聲就消散在夜色中。

等夜深人靜之後,盧綰到屋頂上才響起了一陣輕響,

隨後一道黑影朝著鹹陽的方向而去。

一天後,大秦鹹陽,趙浪看著手中蛛網送來的最新情報,不由笑著說道,

“我那兄弟,連死了也不消停。”

(安安)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