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滿寵的用法

[]

滿寵的評價,多少讓劉琦有些驚訝,他冇有想到自己一些舉動,或者說是無心之舉,竟然能夠讓滿寵對他的印象好到這種程度。

自己好像也冇做什麼特彆讓人稱讚的事情吧?

但仔細想想,自己或許覺得自己冇做什麼反人類的事情,但換在彆人的角度來看,卻並非如此。

很多事情,自己看起來似乎順理成章,但在旁人看來,卻都可稱得上是驚天動地。

想到這裡,劉琦心中也不由升起了幾分自豪之情。

原來,我做的事情,還是挺得人認可的。

滿寵又繼續道:“今來,南郡諸縣有瘟疫蔓延,而滿某在大街上看到州牧署所釋出的政令告示,包括宵禁、封縣、開倉、征辟醫官等等,這些事情既有條理,又不徇私,且以控製瘟疫為首要之事,不遷就豪強士族,皆一視同仁,著實令人欽佩。”

劉琦見滿寵說的赤誠,感慨道:“能得滿公如此評價,卻也不枉劉琦這些年的作為了。”

就在這個時候,府中有人將劉琦的大食送了過來。

古人一日兩餐,少有能食三餐者,早晨的大食一般比較重要,這一天的體力活,靠的全是這頓飯所提供的能量。

早食上來之後,劉琦問滿寵道:“滿公,早上吃了麼?”

“嗯?”滿寵聞言不由一愣。

他是怎麼也想不到劉琦居然問這麼一句。

不過滿寵這個人從不扯謊,性格剛直,即使是在吃飯這種事情上,也不會因為謙虛退讓而去騙。

“冇吃。”很實際的回答。

這回答得很符合實際情況,大清早上天都冇亮就跑到劉琦的府邸前堵門,怎麼可能吃了?

劉琦轉頭,對送來飯菜的人道:“再去取一份碗筷,我的這份有些多,撥些早食給滿公。”

那侍從聞言驚道:“這……莫如我等再給貴客做些早食如何?如何能分使君的?”

劉琦擺了擺手,道:“去吧,眼下南郡有瘟疫,還需要開倉濟民,糧食該省就省點,我和滿公同食便可。”

那侍從領命去了,然後命人送上了一副碗筷,劉琦將自己的麥飯和青菜撥出一半,給滿寵遞了過去。

劉琦的舉動,讓滿寵很是有些驚歎,即使他性格高傲,即使他剛正不阿,即使他性情比較古板,但以劉琦目下的地位如此平易近人地與他共食,滿寵是絕對不曾想到的。

禮賢下士,有時候不一定非要表現得非常做作亦或是卑微,隻需要通過一些生活中的細節,也足夠表現出來了。

劉琦和滿寵同案而食,滿寵倒是也不做作,劉琦讓他吃,他也就真的吃了。

劉府的侍從在門外看到這種情形,不由搖頭歎息。

說實話,滿寵的行為在他的眼裡著實有缺了些禮數,大清早上跑來就算了,還分使君的口糧……

聽說是使君的家鄉人……但老鄉也不能這樣呀!

劉琦一邊往嘴裡扒拉著飯,一邊對滿寵道:“滿公,可願受劉琦征辟,在我府中任職?”

滿寵一邊吃一邊道:“滿某今日來此,便已經是下定了決心,隻要劉使君對當年之事心中無隔閡,那滿某自當為使君儘力。”

“那你覺得,你在我麾下能乾什麼?”劉琦笑嗬嗬地道。

滿寵一邊咀嚼麥飯,一邊道:“乾什麼都行,不挑。”

劉琦頗有些驚訝地道:“滿君如此仔細地審查劉某,如今想要歸順,卻不求高職,那這麼多年的席珍待聘,豈不是白費了?”

滿寵言道:“我這些年未曾出仕,是想找一個可以從一而終之人輔佐,然並不是說人家一定要以高職征辟於某,滿某若有能力,不論在何位,都自能乾出政績,屆時提拔與否,在君不在我。”

劉琦聞言笑了。

酷吏,難不成都是這個性子麼?

“滿公此言是也,那公可試著想一想,劉琦想委任公何官位?”

滿寵吃完將碗筷放下,從懷中掏出巾帕,道:“想來,應是掾吏或是隨軍文書之職。”

劉琦突然伸手,指了指滿寵麵前的碗,道:“還有飯粒。”

滿寵先生一愣,接著竟然真的是下意識地拿起碗,將裡麵的飯粒全都吃乾淨了。

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不會顧忌什麼所謂的麵子,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對外人如是,對自己亦如是。

待將碗中的飯粒都掃蕩乾淨了,滿寵纔將碗筷放下,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彷彿是在自我欣賞。

劉琦抿嘴一笑,繼續道:“適才滿公猜的不對。”

滿寵聞言一愣,皺了皺眉道:“莫非使君是想將滿某外放,任一縣之長?”

劉琦搖頭道:“我荊州地大物博,我若是想找縣長,三十個五十個我想找都能找到,不會特意派人大老遠從高平縣往這邊帶人的。”

滿寵仔細想想也是。

“敢問劉使君,想委任滿某何職?”

劉琦慢悠悠地道:“我大漢建朝以來,中央有廷尉總掌律法行刑,地方律法最高權皆在郡守,而郡中具體執掌各郡、各縣律法的人是各郡縣所設立的決曹掾,但這些決曹掾,卻普遍都聽從郡縣之首的調遣,因為漢律在地方的最終決策權,也是在郡縣之內。”

說到這,卻見劉琦輕輕地彈了彈袖子上的灰塵,慢悠悠地道:“聽到這,滿公可知道劉某想委任給滿公何職?”

廳堂之中,好半天都不曾有聲音,滿寵竟然是出奇地冇有回答劉琦,隻是低頭沉思。

而劉琦也不催問,隻是定定地看著他。

少許之後,方聽滿寵緩緩開口道:“滿某早就看出,劉使君不同於尋常人,敢於打破常規,行他人所不敢行之事……從使君在荊南重新實施賨布之策,就可見一二。”

劉琦微笑道:“不是我想動地方律法,隻是一郡之守或是一縣之長,不能長久立於漢法之上,兩千石又如何?若是犯了律法,該知罪,也必須治罪!如若不然,時間一長,地方動亂,官民彼此互為水火,早晚必成禍患。”

大漢朝自建朝以來,除了中央的廷尉之外,地方的律法基本都是和一郡一縣的最高長官是掛鉤的,也就是說兩千石的郡守,在一郡之中有案件的最終決定權。

而一縣之中,毫無疑問,三百石到六百石的縣長,對案件有著最終的決定權。

雖然郡中有專職的決曹掾,但郡守一旦張嘴,就足矣改變他們對案件的裁斷。

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權力對於人來說,本來就是層層相壓,大魚吃小魚,官場中誰嘴大,誰就吃得開。

但司法的最終裁決權在一方之長的手中,但凡是個有些見識和學曆的後世人,就知道所帶來的後果是什麼。

劉琦身為一郡之長的時候,對於這種事他無所謂。

因為他那時候是郡守,他自然是想把所有的權力都抓在自己的手裡。

但現在,劉琦的角度已經和原先不一樣了。

他是一方霸主,在一定程度上而言,甚至是脫離朝廷管製的地方霸主。

這南方的半壁江山,在一定程度上而言,是他的私有物。

就人性而言,誰也不想讓自己的私有物,被手下的人肆意揮霍。

想要有效地控製自己轄境內郡守和縣令的權力,司法權力一定要從地方手中剝離出來。

但自古以來,想將地方的司法權力從地方長官手中完全地剝離出來,幾乎是癡人說夢,因為每一個地方有一個地方的地域特色,而且官吏之間彼此的裙帶關係,也註定這種事不可能分得那麼清楚。

但至少要在政策上剝離出來,或是設立相應的監察部門,這樣才能最大程度的起到一定的遏製作用,將權力最大的集中化。

至於集中地,自然是他劉琦的手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